2020中部漫聯同樂會
~劇情結局大公開~

怪盜20子勝利結局

閱讀原文

「是二十子贏了!」身穿著怪盜裝扮的二十子雀躍的原地蹦跳。
反觀二十君就不是那麼高興了,二十君的表情和T-shirt一樣一片空白。

「為什麼要把我的黑歷史重新翻找出來呢?是想要嘲笑我嗎?姐姐。」二十君的聲音一如往常的平靜。
聽到二十君的話語,二十子錯愕的停下所有動作。

「為什麼說是黑歷史呢?明明是這麼棒的漫畫!」
「姐姐是咖哩吃太多把腦子吃壞了吧,這樣的作品、這樣的作品!完全比不上姐姐畫的漫畫啊!明明我已經打算把這個失敗作丟掉了,為什麼姐姐又要大費周章地把它找回來呢?」
總是如此沉默而平靜的二十君,用生平最大音量怒吼出聲。

「可是,這是你第一次畫漫畫啊!是第一次為了自己的興趣去完成一件事情不是嗎?既然如此,那這篇漫畫在姐姐的眼中,就是宇宙第一的漫畫!我才不會允許任何人丟棄它、嘲笑它,即使是二十君你自己也一樣!」

似乎沒有料想過會得到這樣的回覆,二十君愣住了。
那個總是少根筋的姐姐、總是笑咪咪的好像不曾生氣過的姐姐、永遠讓人搞不懂腦袋裡面裝著什麼的姐姐,卻又總是把自己放在最重要的位置的姐姐,原來是這樣看待自己的作品嗎?

啊,自己是如此的愚蠢啊。
似乎是忘了什麼非常重要的東西,明明一開始是為了追逐姐姐的背影,是為了成為像姊姊一樣,總是為了自己熱愛的事物發出真誠的笑容的人,卻在不知何時成為迷途的遊子了嗎?

「既然如此,就把那篇宇宙第一的漫畫收起來吧。」
「欸?」
「該吃晚飯了,我不想要稿紙上沾上咖哩味。」

「啾啾啾啾啾!」(啾啾子:我要吃咖哩豬排飯!)
「啾啾啾啾!」(啾啾君:我要吃蘋果咖哩!)

一天又平安的過去了,感謝怪盜二十子、偵探二十君、警探啾啾,和在座各位的努力!



偵探20君勝利結局

閱讀原文

「這次是我的勝利!姐姐!不知道你對咖哩的執念從何而來,但這次你就死心吧!」
二十君緊緊抱著終於到手的東西不放,因為這段文字太長,二十君的神奇T-shirt也寫不下,所以二十君難得的開口說了這樣的一段話,顯示他內心之激動和對二十子的企圖的不滿。

「還不是因為你想要把寶藏丟掉嘛!」二十子反嗆,顯然沒有成功贏得比賽和吃到咖哩讓他很不爽,但哪一件事情才是他不爽的主因,也只有二十子自己知道了。

「這又不是什麼寶藏!這是、這是!」不擅言詞的二十君被激得說不出話來,這次神奇T-shirt也幫不了他。

啾啾們在旁邊圍觀看戲,心裡一邊困惑著到底寶藏是指什麼東西呢?

「總之我不想讓任何人看到這種黑歷史啦!連我自己看了都覺得很羞恥!姐姐就不要來多管閒事了!」
「才不是黑歷史呢!這些明明是、明明是......」
「明明是姐姐我在這世界上最喜歡、最喜歡的一篇漫畫啊!」

聽到這樣的話語,二十君的T-shirt上一片空白,沒錯,在他懷中的,微微泛黃的、邊角有點捲起的、上面充滿塗改痕跡的,正是二十君第一次嘗試畫漫畫時留下的原稿。
原稿上分崩離析的人物骨架、透視錯誤的背景,和沒有邏輯的分鏡,都顯示著這是一個完全的初心者的拙劣作品,完全沒值得欣賞之處,會被二十君認為是黑歷史也不為過。

然而看遍各式各樣的漫畫,甚至自己就是一介同人大手的二十子卻說這是他最喜歡的漫畫。
「因為這是二十君你第一次跟我說你是多麼的喜歡漫畫,第一次跟我說畫漫畫雖然很辛苦,但也很快樂,是二十君第一次為了自己的興趣去完成一件事情不是嗎?所以這篇漫畫,姐姐最喜歡了!」

二十君保持沉默,但他頭上的呆毛卻彈跳了一下。
他將手中的稿紙整理好,然後抬頭說:

「姐姐,今天的晚餐吃咖哩炸豬排飯吧。」

於是今天二十家的廚房再次飄出溫暖的咖哩香味,重修舊好的兩姐弟一起熱鬧的在狹窄的空間裡料理,熱愛炸豬排的啾啾們歡喜的啾啾叫。

至於那份不再是秘密的寶藏?
它們被慎重的裝回牛皮紙袋,收進二十姐弟的寶物匣中了。

真是可喜可賀、可喜可賀。



偵探啾啾勝利結局

閱讀原文

這次是啾啾們率先抵達終點!果然人類的智慧遠遠比不上偉大的啾啾啊!
所以到底是什麼寶藏導致二十姐弟之間的大亂鬥呢?
就讓智慧的啾啾們來一探究竟。

這是?
出現在啾啾們面前的是一張張既熟悉又有點陌生的漫畫原稿,稿紙有點泛黃了,紙面上因為過度塗改導致纖維受損,像起毛球的衣料般凹凸不平,下筆過重使代針筆勾勒的線條周圍還留有反覆修改的深痕。

黑白的連環漫畫講述著一對雙胞胎的故事,優秀而開朗的姐姐、低調而沉悶的弟弟,兩人擁有極為相似的面貌,卻有著南轅北轍的性格。像是仰望蒼天而鳴啼春光日景的籠鳥,像是日暮時分低喃思慕之情的寒蟬,弟弟總是沉默著、仰慕著另一個擁有相同面容的人,但他同時又是忌妒的、悲怒的,那個與自己血脈相連的人為何與自己差異如此巨大?

啾啾們看著出自初學者手中的、技巧拙劣的,卻又流露出獨屬拙者的哀思的漫畫,這正是二十君第一次嘗試畫漫畫時的處女作。

兩姐弟依然面對面的對峙著。
怪盜與偵探,世界上最了解彼此,也最截然不同的兩個角色。
偵探總是在追尋著怪盜的步伐,總是在解析怪盜留下的奇幻。
而雙胞胎的弟弟,也總是在追尋他至親的胞姊的背影。

「事到如今為什麼要把我的黑歷史重新翻找出來呢?是想要嘲笑我嗎?姐姐。」二十君的聲音一如往常的平靜。
「不是的!我從來沒有想過要嘲笑你啊!明明不是這樣的,我又把事情搞砸了嗎?」二十子哭喪著臉,急切的辯駁,卻找不到合適的字眼來敘述心中的情感。
「搞砸?像姐姐這樣優秀的人也會有做不好的事嗎?」
「優秀?連弟弟的笑容都無法守護的姐姐還能被稱作優秀嗎?」

「啾啾。」啾啾們相望,果真的是一對笨蛋姐弟啊,正是因為如此的在乎彼此,正是因為將對方視為最重要的人,所以才總是吵吵鬧鬧不是嗎?

相似的面孔,露出相似的困惑表情,困惑的表情又同時變得更加複雜。 像是在哭泣,又像是在述說幸福。

「姐姐總是能畫出美麗的線條、有趣的人物,和動人的故事,我最喜歡姐姐的漫畫了。」
「姐姐我也最喜歡二十君的漫畫了。」
「明明我畫的一點也不好。」
「在我眼裡,你的好與不好都是美麗的,我的弟弟啊。」

啾啾們知道了,現在他們的任務就是飛到兩姐弟的肩膀上,用毛絨絨的身體治癒兩人的心靈。

「今後我們會繼續喜歡漫畫。」
「同時也會繼續喜歡咖哩。」

啾啾警探事件簿,早春的漫研社事件,結案。啾。

怪盜20子勝利結局

閱讀原文

「是二十子贏了!」身穿著怪盜裝扮的二十子雀躍的原地蹦跳。
反觀二十君就不是那麼高興了,二十君的表情和T-shirt一樣一片空白。

「為什麼要把我的黑歷史重新翻找出來呢?是想要嘲笑我嗎?姐姐。」二十君的聲音一如往常的平靜。
聽到二十君的話語,二十子錯愕的停下所有動作。

「為什麼說是黑歷史呢?明明是這麼棒的漫畫!」
「姐姐是咖哩吃太多把腦子吃壞了吧,這樣的作品、這樣的作品!完全比不上姐姐畫的漫畫啊!明明我已經打算把這個失敗作丟掉了,為什麼姐姐又要大費周章地把它找回來呢?」
總是如此沉默而平靜的二十君,用生平最大音量怒吼出聲。

「可是,這是你第一次畫漫畫啊!是第一次為了自己的興趣去完成一件事情不是嗎?既然如此,那這篇漫畫在姐姐的眼中,就是宇宙第一的漫畫!我才不會允許任何人丟棄它、嘲笑它,即使是二十君你自己也一樣!」

似乎沒有料想過會得到這樣的回覆,二十君愣住了。
那個總是少根筋的姐姐、總是笑咪咪的好像不曾生氣過的姐姐、永遠讓人搞不懂腦袋裡面裝著什麼的姐姐,卻又總是把自己放在最重要的位置的姐姐,原來是這樣看待自己的作品嗎?

啊,自己是如此的愚蠢啊。
似乎是忘了什麼非常重要的東西,明明一開始是為了追逐姐姐的背影,是為了成為像姊姊一樣,總是為了自己熱愛的事物發出真誠的笑容的人,卻在不知何時成為迷途的遊子了嗎?

「既然如此,就把那篇宇宙第一的漫畫收起來吧。」
「欸?」
「該吃晚飯了,我不想要稿紙上沾上咖哩味。」

「啾啾啾啾啾!」(啾啾子:我要吃咖哩豬排飯!)
「啾啾啾啾!」(啾啾君:我要吃蘋果咖哩!)

一天又平安的過去了,感謝怪盜二十子、偵探二十君、警探啾啾,和在座各位的努力!

偵探20君勝利結局

閱讀原文

「這次是我的勝利!姐姐!不知道你對咖哩的執念從何而來,但這次你就死心吧!」
二十君緊緊抱著終於到手的東西不放,因為這段文字太長,二十君的神奇T-shirt也寫不下,所以二十君難得的開口說了這樣的一段話,顯示他內心之激動和對二十子的企圖的不滿。

「還不是因為你想要把寶藏丟掉嘛!」二十子反嗆,顯然沒有成功贏得比賽和吃到咖哩讓他很不爽,但哪一件事情才是他不爽的主因,也只有二十子自己知道了。

「這又不是什麼寶藏!這是、這是!」不擅言詞的二十君被激得說不出話來,這次神奇T-shirt也幫不了他。

啾啾們在旁邊圍觀看戲,心裡一邊困惑著到底寶藏是指什麼東西呢?

「總之我不想讓任何人看到這種黑歷史啦!連我自己看了都覺得很羞恥!姐姐就不要來多管閒事了!」
「才不是黑歷史呢!這些明明是、明明是......」
「明明是姐姐我在這世界上最喜歡、最喜歡的一篇漫畫啊!」

聽到這樣的話語,二十君的T-shirt上一片空白,沒錯,在他懷中的,微微泛黃的、邊角有點捲起的、上面充滿塗改痕跡的,正是二十君第一次嘗試畫漫畫時留下的原稿。
原稿上分崩離析的人物骨架、透視錯誤的背景,和沒有邏輯的分鏡,都顯示著這是一個完全的初心者的拙劣作品,完全沒值得欣賞之處,會被二十君認為是黑歷史也不為過。

然而看遍各式各樣的漫畫,甚至自己就是一介同人大手的二十子卻說這是他最喜歡的漫畫。
「因為這是二十君你第一次跟我說你是多麼的喜歡漫畫,第一次跟我說畫漫畫雖然很辛苦,但也很快樂,是二十君第一次為了自己的興趣去完成一件事情不是嗎?所以這篇漫畫,姐姐最喜歡了!」

二十君保持沉默,但他頭上的呆毛卻彈跳了一下。
他將手中的稿紙整理好,然後抬頭說:

「姐姐,今天的晚餐吃咖哩炸豬排飯吧。」

於是今天二十家的廚房再次飄出溫暖的咖哩香味,重修舊好的兩姐弟一起熱鬧的在狹窄的空間裡料理,熱愛炸豬排的啾啾們歡喜的啾啾叫。

至於那份不再是秘密的寶藏?
它們被慎重的裝回牛皮紙袋,收進二十姐弟的寶物匣中了。

真是可喜可賀、可喜可賀。

偵探啾啾勝利結局

閱讀原文

這次是啾啾們率先抵達終點!果然人類的智慧遠遠比不上偉大的啾啾啊!
所以到底是什麼寶藏導致二十姐弟之間的大亂鬥呢?
就讓智慧的啾啾們來一探究竟。

這是?
出現在啾啾們面前的是一張張既熟悉又有點陌生的漫畫原稿,稿紙有點泛黃了,紙面上因為過度塗改導致纖維受損,像起毛球的衣料般凹凸不平,下筆過重使代針筆勾勒的線條周圍還留有反覆修改的深痕。

黑白的連環漫畫講述著一對雙胞胎的故事,優秀而開朗的姐姐、低調而沉悶的弟弟,兩人擁有極為相似的面貌,卻有著南轅北轍的性格。像是仰望蒼天而鳴啼春光日景的籠鳥,像是日暮時分低喃思慕之情的寒蟬,弟弟總是沉默著、仰慕著另一個擁有相同面容的人,但他同時又是忌妒的、悲怒的,那個與自己血脈相連的人為何與自己差異如此巨大?

啾啾們看著出自初學者手中的、技巧拙劣的,卻又流露出獨屬拙者的哀思的漫畫,這正是二十君第一次嘗試畫漫畫時的處女作。

兩姐弟依然面對面的對峙著。
怪盜與偵探,世界上最了解彼此,也最截然不同的兩個角色。
偵探總是在追尋著怪盜的步伐,總是在解析怪盜留下的奇幻。
而雙胞胎的弟弟,也總是在追尋他至親的胞姊的背影。

「事到如今為什麼要把我的黑歷史重新翻找出來呢?是想要嘲笑我嗎?姐姐。」二十君的聲音一如往常的平靜。
「不是的!我從來沒有想過要嘲笑你啊!明明不是這樣的,我又把事情搞砸了嗎?」二十子哭喪著臉,急切的辯駁,卻找不到合適的字眼來敘述心中的情感。
「搞砸?像姐姐這樣優秀的人也會有做不好的事嗎?」
「優秀?連弟弟的笑容都無法守護的姐姐還能被稱作優秀嗎?」

「啾啾。」啾啾們相望,果真的是一對笨蛋姐弟啊,正是因為如此的在乎彼此,正是因為將對方視為最重要的人,所以才總是吵吵鬧鬧不是嗎?

相似的面孔,露出相似的困惑表情,困惑的表情又同時變得更加複雜。 像是在哭泣,又像是在述說幸福。

「姐姐總是能畫出美麗的線條、有趣的人物,和動人的故事,我最喜歡姐姐的漫畫了。」
「姐姐我也最喜歡二十君的漫畫了。」
「明明我畫的一點也不好。」
「在我眼裡,你的好與不好都是美麗的,我的弟弟啊。」

啾啾們知道了,現在他們的任務就是飛到兩姐弟的肩膀上,用毛絨絨的身體治癒兩人的心靈。

「今後我們會繼續喜歡漫畫。」
「同時也會繼續喜歡咖哩。」

啾啾警探事件簿,早春的漫研社事件,結案。啾。